新观察-以科学发展观看中国
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 新闻动态 > 他扒开我的内衣吸奶头 一下子就弄进去了岳

他扒开我的内衣吸奶头 一下子就弄进去了岳

2020-05-29 15:16 来 源:本站整理 字体:

  

绝魂宗坐落于蟒山的山头上,山上楼宇耸立,恢宏雄壮,绕山的山路宛如盘踞的大蛇。

绝魂宗已有数百年的历史了,但以前的绝魂宗不过是个籍籍无名的小派,直到几十年前现任宗主接任,绝魂宗才突然壮大,风生水起。

白夜击败叶倩,已为洛城第一,但绝魂宗主并未给他多大优待,在谷草那儿办理了入宗手续后,换上一身宗服,便成为宗内最普通的弟子。

白夜的任务是清扫‘藏书阁’前的院子,每日天未亮,他便迅速完成工作,而后钻入藏书阁内,研习功法。

 

藏书阁里存放着绝魂宗所有的功法、魂技,每日不知有多少宗门弟子前来参阅。

“白夜?”

一个悦耳女声从远处传来,白夜侧目望去,便见一名生的秀丽的女子领着几个年长的弟子朝这疾步走来。

“你是谁?”白夜问道。

“你果然是白夜?”女子打量了一番,冷哼道:“没想到你这样的废物也能加入绝魂宗!真是老天不长眼!”

“我入绝魂宗是宗主批准的,你的意思是说宗主也不长眼了?”白夜反问。

那女子语塞,四处张望了下,沉道:“你小心点,以后再跟你算这笔账!”说罢,一群人步入藏书阁。

白夜感觉莫名其妙,待听到四周弟子的议论声才明白,原来这女子是白河的长女白芷心。

白芷心是白家第一天才,早些年觉醒天魂后就入了绝魂宗,一直得绝魂宗人的栽培,其实力据说不弱于叶倩,白夜小时候见过她两面,现在不相熟也是正常。

白夜并未在意白芷心,单天魂四重天,力魂境六阶而已,应付起来不会太麻烦。

藏书阁的中央摆放着一张躺椅,一名白发苍苍的老者安详的躺在椅子上,像是在小憩,每一名进入书阁的弟子都会先走到椅子前对老者作礼,而后才去阅览,白夜也不例外。

书阁一层心法、魂技数不胜数,贪多嚼不烂,不必选最好的,但求选最合适的。

他转悠了一圈,见门口架子上摆放着一本书籍,每每有弟子拿起那本书籍时,便会立刻放下,不是摇头离开,就是嗤之以鼻。

白夜好奇,踏步过去。

“《闪剑诀》?”

白夜粗略翻阅了下,这本剑诀讲究的是出其不意,在搏杀过程中,抓准任何一个机会,以迅如闪电的速度拔剑破敌,出奇制胜。

《闪剑诀》不仅要速度迅猛,还需能在各种情况下出剑,极为苛刻。如此剑术,修炼自是艰难,不过让白夜颇为意外的是这本剑诀并非魂技,也就是说它只是一本单纯的体技剑术。

“难怪这些人都不选此术了,若要学会《闪剑诀》,必要付出大量的时间,有这个功夫,修炼其他魂技自然更好,而且这剑诀的威力...怕也是不尽人意。”

白夜心思着,但却没放下,虽然这本书并非魂技,但他对体术之类的书籍向来情有独钟。内容不多,记下之后,白夜便朝其他书架行去。

“《惊鸿步伐》,以身法步法的灵活多变为主?不错。”白夜贪婪的汲取着,一看便是半天。

当他看完这本书籍时,突然生出一个念头来。

如若《惊鸿步伐》配上《闪剑诀》,是否会发挥出独特的威力?

想到这儿,人直接拿起两本书籍朝外走去。

“看那傻子,居然还想着练《闪剑诀》?”

“呵呵,那种鸡肋谁愿意去练

小说文学

?”

背后传来几声奚落。

白夜充耳不闻,弄来几斤桃子,人便跑向后山。

他本想去武场,但那儿人太多,难能清静。

后山有一片巨大的树林,林内生活着不少灵猴。

当白夜踏入林子的瞬间,灵猴们嗅到了桃子的香味,皆朝这儿赶来。

他拾起一根木棍,盯着满树的猴子,从布袋里抓起几颗桃,往天上丢。

瞬间,数百只猴窜了起来,一个个飞天般朝那些桃子抓去,桃子太少,一些鬼精的猴子便悄悄摸了过来,盯准了白夜身旁的布袋,冲来抢桃。

白夜见状,脑海里回思闪剑诀的招法,立刻举棍挥去。

小说文学

猴子叽叽喳喳,数量越来越多。

胆大的猴子甚至开始对他丢石子儿。

起初白夜尚能支撑,但到了后面,已经有些手忙脚乱了。

闪剑诀的要领是两点,一是快!二则是必出。无论自身当前处于什么状态,跌倒也好,受击也好,哪怕即将被杀也好,一旦发现对方的破绽,便必须出剑。

这需要沉着冷静与非凡的洞察力。

白夜忍着身上的疼痛,一边躲闪猴子们的扑咬一边挥舞木棍,四周密密麻麻,猴子仿佛要将他淹没。

他淀了口气,冷静应对。

剑法非一朝一夕能成,无上、永恒的武道,也许岁月的磨练。弱者,将被肆意践踏,而不想成为弱者,就必须变强。

半天的功夫,带来的一大袋桃子全被抢走,猴儿散去,白夜拖着满身挠痕的疲惫身子走出林子,当然,路上免不了遭人笑话。

第二天,白夜又来了。

如此苦练半月有余,总算有所成效,不过后山林内猴子总是躁动不安,也引起了一些弟子的关注。

练习了半日,白夜看了眼鼓胀胀的布袋还有四张树上那些鼻青脸肿的猴儿们,脸上泛起苦笑,这些猴子起初还能拿些桃儿,到了后面,却只有挨打的份儿。

“陪我练习了这么多天,辛苦了,给你们吧。”

将桃子撒在地上,对着这些猴子抱了抱拳,便转身离开。

猴子立刻一轰而上,林子又沸腾了。

可当他刚走出林子,步伐便慢下来,林外站着一群人,其他人都不认识,但为首的,却是白芷心。

白夜皱眉,握紧手中木棍。

“白夜,还记得半月前我对你说的话吗?”白芷心冷声道。

“白芷心,你我皆为白家人,更是堂兄妹关系,我们本该互相帮助,你却要与我作对,怎么?莫不成是因为你爹白河的缘故?”白夜淡道。

“哼,知道就好,因为你,我爹被白家逐出家门,受尽屈辱,这笔账,我不能跟你爹算,还不能跟你算吗?”白芷心冷道。

“你爹多行不义,为得家主之位陷害我与我爹,他被逐出白家是自找的。”

“混账!”白芷心闻声,火冒三丈,便要出手。

白夜眼神一凛,举起手中木棍,言语凌厉:“你若有自信,那便来吧!”

白芷心一听,步伐顿僵,

白夜斗败洛城第一天才叶倩的事情早在绝魂宗内不胫而走,没人敢小瞧这个新入宗的弟子。

她虽对自己的实力颇为自信,可与叶倩比起,还差了些许。

“臭小子,别太嚣张!你也不看看你现在是什么处境!”

“想吓唬我们吗?”

后面的人不爽了,齐齐站了出来。

白夜见状,不慌不忙,冷笑道:“人多是么?如果一对一较量,出了什么事情大可向宗门解释是比武切磋,但你们这么多人对我一个人出手,一旦事情闹大,你们就解释不清楚了。”

“你...”众人语塞。

白夜哼了一声,便要离开。

可就在这时,一个带着戏谑的声音飘了过来。

“斗罢了个没用的叶倩,你就如此目中无人,若是任凭你继续下去,岂不是快不将这一宗之人放在眼里?”

白夜止步,扭头看去,只见白芷心的身后走来一名颇为年长的男子,男子留着寸头,面容含笑,眼里却闪烁着一丝阴毒。

“莫师兄!”

“莫师兄!”

....

人们忙打招呼。
 

看到来人,白芷心一脸灿烂笑容,跑过去撒娇道:“莫师兄,你可来了,你若再不来,我可就要被这个家伙欺负了。”

欺负?一个刚入宗的人能欺负这么多人吗?白夜心头好笑。

“放心,有我在,这废物嚣张不起来。”莫青鸿轻道,眼中玩味浓烈:“白夜,你若识趣,乖乖滚来跪下,免得我动起手来,别人说我以大欺小。”

“莫青鸿?你是绝魂宗龙虎榜弟子排名第十的莫青鸿吧?”白夜问道。

“算你还有点眼光,你之前不是很有自信的么?怎样?要不要跟我较量?”莫青鸿讥笑道。

这种新入宗的无名之辈,哪个看到他不得唯唯诺诺,毕竟龙虎榜高手就是一种威慑力。

“软脚虾一个,碰到我们莫师兄就嗝屁了吧?”

“你这样的废物,还敢得罪我们白师姐?快点滚过来。”

“真要我们莫师兄出手吗?那你小子可就倒霉了!”

见白夜不做声,旁边人附和起来,咒骂与嘲笑不断。

白夜目光冰冷,盯着莫青鸿等人低喝:“你要战,那便战!否则!统统给我滚!”

这一声喝落下,众人神情顿僵。

白芷心难以置信的看着白夜,莫青鸿脸色铁青。

这种情况下,白夜居然还敢说这话?

“你!很好!!”莫青鸿恼了,便要出手。

“慢着!”白夜低喝。

“求饶吗?你觉得现在我还会谅解你?”莫青鸿冷道。

“求饶?你想多了!我想说,你既然要对我出手,那我们就玩大一点,在这里决斗,最多就是个你胜我败或者我胜你败的局面!仅靠这个还解决不了我跟你们之间的恩怨!”白夜哼道。

莫青鸿一听,心脏微跳:“那你想如何?”

“五日后,龙虎台,生死之斗!”白夜平静道。

众人闻声,头皮发麻。

这家伙疯了?

“就你这个废物,也敢挑战龙虎榜上的莫师兄?别太高看你自己了。”一人站出来骂道。

“我就问你们敢不敢?”白夜面色不改。

莫青鸿心惊,没想到这个家伙是个刺头,忙压低声:“你做什么?这种事情,何必闹上龙虎台?你知道那代表什么吗?”

“你不是问我要不要跟你较量?那里人多,我喜欢在人多的地方出手。”白夜面无表情,丝毫不退让。

“你....”

“若要接战,就应话,若不接战!我还是那句话,滚!!”白夜大喝,声浪袭开。

众人震得耳膜发颤。

莫青鸿又惊又气,直咬牙:“好!!臭小子,是你自己找死,别怨我!龙虎台就龙虎台,走着瞧!”

声音落下,人转身离去。

“白夜,听说你是近日觉醒的天魂,真是不明白你为何不懂珍惜,你以为龙虎榜第十的人是浪得虚名之辈吗?你要知道,叶倩可是连龙虎榜前十都没进过!你等死吧!”

白芷心冷笑了一声,随之离去。

白夜面色不改,根本没在乎。

在返回住处盘坐冥想时,他与莫青鸿约战的消息已经不胫而走。

刚入宗的弟子挑战龙虎榜第十的高手莫青鸿,而且还在龙虎台上较量,这可是个大新闻。

哐当。

住处的大门被粗暴的推了开来,几名弟子边聊边往里边走。

当看到坐在床上冥想的白夜时,不少人鼻腔里发出哼声。

“咿呀呀,听说有个不知死活的家伙五天后要挑战咱们莫师兄呢!”声音阴阳怪气。

“以为自己胜过叶倩,就能一步登天?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东西。”

“看莫师兄怎样把那个白痴弄死。”

“哈哈哈...”

众人哄堂大笑。

然而这一切,当事人根本没听到,此刻的他,早已沉寂于九重天上。

那无穷尽的天魂就如星辰在四周闪烁,璀璨晶莹,白夜感慨一声,视线朝六重天上的饕餮天魂望去。

如今的饕餮天魂比刚冲上六重天时更显饱满、壮硕,流动的魂力像溪水般朝体内注入。

他将意识停留在饕餮天魂旁,闭目感悟,魂者修魂,共接桥梁,融会贯通,当天魂与人魂融为一体时,可将魂力发挥出超乎寻常的水准。

没过多久,他的周身荡起一圈淡淡的蓝光,屋子里冷嘲热讽的人见状,皆露出惊讶之色,不敢再出声。

这是人魂与天魂构建感应的光晕,能做到这一点的人,天赋都不会差...

好一会儿,白夜从冥想中回过神来,看也未看这些人,径直走出屋子。

在山下买了一把长剑后,便钻进了位于绝魂宗右侧的黑木林内。

林子里生长着不少奇花异草,摘得后可在绝魂宗丹房换取‘法魂丹’,有助魂力提升。

这是绝魂宗弟子试炼之处,凶险万分,每年都有不少弟子丧命于次,若无实力,切勿进入。

白夜神经绷紧,提剑迈入。

林子里十分寂静,绿茵匆匆,鲜花盛放。

人颇为走运,四处找寻了约莫半柱香,凶兽未碰到,倒提前寻到一株‘秦蓝草’,着实走运。

“太好了,此物可换取三枚‘法魂丹’,赚了!”白夜大喜,立刻过去采摘。

但就在这时,阵阵‘嘶嘶’声从旁边响起。

扭头望去,不远处的大树上,一条漆黑大蟒正顺着树干爬了下来,那蟒双眼通红,浑身散发着冷气。

白夜警觉起来,紧扣铁剑,双目沉冷。

蟒的身上竟激荡着魂力,实力怕有力魂境五阶,它吐着杏子,双目一寒,身子窜起,如闪电般袭来。

“畜生!找死!”

白夜一喝,魂力催动,利剑袭去。

但这大蟒显然通了人性,竟在利剑袭来的瞬间张开大嘴喷出毒液,之前那完全是佯攻。

白夜急忙俯身躲闪,有惊无险的避开。

大蟒似乎就在等这一刻,他一俯身,防御与攻势瞬间瓦解,大蟒可怕的身躯马上缠绕上来。

惊人的力量挤压着白夜瘦弱的身躯,仿佛要将他碾碎。

可就在这时,一道锋利的剑刃划开它的身躯。

白夜的手,竟以不可思议的弧度握剑斩切!

《闪剑诀》!

鲜血乱溅,大蟒疼痛的浑身直颤。

“这段时间的苦练到底没有白费。”白夜呼了口气。

大蟒欲逃,他纵身一跃,魂力祭出,魂力下压,逼得大蟒不断挣扎,利剑斩去,蛇头被硬生生的切下。

蛇血染红了大地。

白夜提剑挖出蛇胆、蛇丹,再将‘秦蓝草’摘下,满载而归。

这些都是大补之物,尤其是蛇丹,可作上等药材的药引,至少值十颗‘法魂丹’,这一次赚大了。

这时,耳边传来几声微弱的窸窣。

白夜眉头微动,淡道:“不必藏了,都出来吧。”

声音落下,四周寂静了片刻,而后四面大树后头分别走出人来。

一共四人,皆为男子,这些人身上穿的竟都是绝魂宗服饰。

“原来是同宗师兄,各位有何指教?”白夜说道,神情却没松懈。

“见者有份,你刚才得了蛇丹、蛇胆跟秦蓝草,蛇胆你拿起,秦蓝草跟蛇丹给我们。”其中一名男子直接出声,开门见山,好不客气。

这里头,就蛇胆最不值钱了。

“你都说见者有份,那刚才我与大蛇缠斗,你们为何不出手?”白夜反问:“我看你们多半想让那大蟒把我吞了,这样就没人跟你们争东西,对吗?”

此言落下,四人神色变幻。

的确,他们刚才一直藏在暗处,这条蛇好对付,但这个人就有些麻烦了,毕竟同门,不想明面上动手,如果死在凶兽嘴下,那也怪不到他们。

“你胡说什么?我们赶来时你已经杀了那大蟒。”那男子被白夜点破,恼羞成怒。

“既然这样,那我凭什么分你们?”白夜质问。

男子气急,懒得废话,喝道:“臭小子,别敬酒不吃吃罚酒!我看你也不过力魂境五阶,我们四人都是五阶实力,你最好乖乖把东西交出来,免得吃苦头。”

“你们这样做,不怕我把事情捅到宗派去?”

“你一张嘴说的过我们四张嘴吗?”

那人一挥手,其他两名男子立刻踏步上前。

白夜暗哼,也不客气,朝着最近的一人便是一拳。

>>>>>完整版在线阅读<<<<<


[责编:清枫学长]

收藏此页 复制网址 我要打印 网页挑错
免责声明: 本网转载稿件均不代表新观察-以科学发展观看中国(www.kjfnews.cn)的观点,不保证内容的准确性、可靠性或完整性。如涉及版权、稿酬等问题,请速来电或来函联系。
合作伙伴

备案号: 冀ICP备11006281号-1

Copyright © 2010-2023 www.kjfnews.cn 科技风新观察 版权所有

站长邮箱:sheng6665588@gmail.com